恋上你的微笑

《小绿和小蓝》的旁白竟然是杰大,听着杰大一声声叫着“小蓝”简直让人原地爆炸啊(✪ω✪)

【叶蓝】套路(上)

哇哦⊙∀⊙!终于看到看到自己的点文啦,周末惊喜啊!剧情也是我喜欢的走向,吹爆太太,紧张地期待后续ฅ ̳͒•ˑ̫• ̳͒ฅ♡爱你

天池茗毫:

@恋上你的微笑 点梗,不好意思拖这么久!写的不好真的很抱歉🙇


不虐!HE!


GO!


他再次醒来,长发散乱,衣衫不整。



手腕处的海蓝色丝带带来细腻温柔的触感,仿佛那人的薄唇轻轻亲吻他的皮肤,皮肤下,脉搏有力的跳动让他知道自己还留存于世间,而不是轻易消散化作尘埃。



青年纯蓝色的双眸暗了暗,他解下那条蓝色丝带,当成头绳绑好垂到腰际的发丝,他四处环视,很幸运,找到了藏在角落里的白大褂,青年草草系好扣子,打碎一旁的的窗户翻过去,动作利落,没有丝毫留念。



他还活着,不仅仅是脉搏的跳动,迎面而来的风,洒在身上的阳光,来来往往的人声,都带给他活着的巨大实感。



但这有什么意义呢?



反正那人都死了。



——



蓝河走进家偏僻的咖啡店,店内装修低调,特别和他的胃口,店员小姐发现蓝河,不慌不忙的带他穿越大厅,进入咖啡店的深处,几间雅间紧闭着房门,一般客人来,都不会进入雅间,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个看似面积不大的咖啡店里藏着雅间。店员小姐送到门口就离开了,蓝河深吸一口气,努力控制住自己微颤的手,缓缓推开雅间的门。



雅间门牌号:1214。



“来了。”



“嗯,”蓝河找了个最边缘的位置坐下,“大春。”



蓝河对面的男人大概三十多岁,身着一丝不苟的纯黑西服,明明两人身处咖啡店,男人却捧着一杯浓茶浅酌,蓝河挺喜欢茶味的,茶叶和水交融的香气让他微微放松身体,语气也柔和起来。



“大春,我今天来找你是……”



“蓝桥,我知道。”



大春,真名梁易春的男人放下茶杯,双手交叠,他眼中的蓝河,留着和人们格格不入的长发,喜欢穿长款的衣服,白大褂和长马尾同时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,不得不说有点违和,不过蓝河并不在意,即便他好面子,面对他人奇异的目光会脸热,但他从未剪去长发,仿佛他这一身和常人不同的搭配代表了什么。




“大春你既然知道我此行的目的,那……”



“蓝桥,我们今天先不说那件事,”梁易春打断蓝河,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推到蓝河面前。



向来稳重,对蓝河照顾有加的男人,向他发出了邀请。



“蓝桥,要不要来时空管理局工作?”



——


和他一起住的房子里,不管过去多久,都会存留着那人的气息。



蓝河花了半天时间将房子打扫干净,剩下半天,他窝在客厅的沙发里没挪过一步,薄薄几页的资料被他翻来翻去快要翻出花来,资料上的每一个字他都印刻在心,心中的疑问和犹豫越来越大。



夜幕降临,到了饭点,蓝河动也没动,手里的资料不知道翻过几遍,他感觉有点冷,把那人常盖的毯子拉到自己身上,淡淡的烟味钻进鼻腔,按理说,此时的厨房应该传出菜香,和自己喊那人吃饭的声音。



“叶修——别玩了过来吃饭!你!你又抽烟!”



看到那个叫叶修的人抽烟,自己总会气的炸毛,想夺烟却总被叶修按住交换一个带有烟味的吻,久而久之,蓝河甚至习惯了那人嘴里的烟味,可他以前很讨厌香烟的味道。



真可怕,因为叶修,自己竟然改变了多年的习惯。



蓝河遇到叶修之前,他从没有吃过午饭,但叶修改变了他的习惯,现在他每天中午都会吃饭,也会在午饭后小睡一会儿——叶修总把他当抱枕,那人的体温太温暖,蓝河不知不觉就会睡过去,不然,勤奋的蓝河怎会允许自己拥有一些空闲时间呢?



不过现在也不需要了,蓝河打了个呵欠,头一歪,快速进入了睡眠,没关紧的窗户逃进几缕凉风,吹乱睡熟的人柔软发丝的同时,也吹散叠的整整齐齐的资料,窗外的人造光很亮,资料上放大加粗的字可以看的一清二楚。



蓝河,原名蓝桥春雪,二级通缉犯。



——



“我说,朝着风口睡,小心面瘫。”



男人轻笑着捏了捏青年软乎乎的脸,青年感觉到脸上的触感,猛地惊醒,一把拍开男人的手,迅速退后,抽出腰侧佩剑指着男人,速度之快,让普通人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

但面前这位,恐怕不是什么普通人,青年注意到,对方只是往后跳了一步,就轻易躲开了他的剑,虽然男人双手举起,但是脸上笑眯眯的表情让青年觉得不爽的同时,意识到对方比自己强太多,以青年多年的剑术经验判断,如果硬拼,即使对方手无寸铁,自己也吃不到什么好处。



“欸欸小兄弟,别紧张,我没有恶意,”男人笑着缓缓靠近青年,双手依旧举起表示诚意,“我叫叶修,敢问高人名讳?”



“……”青年收剑,冷淡警惕的表情未退,“蓝雨门下弟子,蓝桥。”



“竟然不是cosplay……”叶修小声嘀咕一句,蓝桥没听见,问他说什么,叶修嘻嘻哈哈糊弄过去,指指自己身上的T恤牛仔裤,又指指蓝桥的蓝衣白衫,待蓝桥反应过来两人衣服风格完全不同时,又示意蓝桥看楼底正刚开始一天忙碌的城市。



他们所处三十层公寓楼的顶楼天台,这个时间段正好赶上早高峰,无数辆小成蚂蚁的汽车堵住街道,对面的写字楼比公寓楼还高,一栋接一栋的大楼遮住晨光,在地面投下巨大的阴影。



蓝桥:???!!!



蓝桥:我是谁我在哪……



蓝桥瞬间崩不住冷淡人设,小脸皱起,双眉紧拧,他有些晃晃悠悠地往护栏那走,使劲往下探去,叶修在他半个身子都快探出护栏前及时揽住蓝桥的腰,把一身古装长发飘飘的青年拽回来。



蓝桥脱了力,失去叶修的支撑,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,双目无神,长有茧子的手无意识抓着剑鞘。叶修探过去,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蓝桥大大,回神?”



“这是哪里……”



“嗯……要对你解释清楚的话,未来?”



蓝桥抬眼看他。



“一千年后?”



蓝桥双眼中渐渐出现震惊。



叶修蹲下来和他平视,“教你个新词,你穿越了。”



——


蓝桥的理解能力和接受能力不错,叶修挺欣慰,至少他不用费太多口舌给他解释穿越的事,蓝桥抱着沙发靠枕,似乎这厚实的东西能带给他安全感。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叶修的,蓝桥的身材足够壮实,穿叶修的衣服正正好好,刚才叶修教他洗澡,免不了一阵鸡飞狗跳后,最初看见的灰扑扑的青年已经变得白白净净,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,末梢滴着水,而它们的主人,表情严肃,和沙发那头悠闲抽烟的叶修形成鲜明对比。



“我能否回去?”



“这我不太清楚,毕竟我是个看见你昏迷在顶楼,发善心带你回来的好心人,”叶修吐出烟雾,“我只知道你穿越了,至于其他的,蓝桥兄弟恕我无能为力啊!”



蓝桥信了,因为此人语气真挚,表情挑不出一丝毛病,他行走江湖多年,自认阅人无数 ,叶修的话无懈可击,他觉得没有什么问题。



叶修知道他信了,呵呵一笑道:“蓝桥兄弟,我看你无依无靠,不如借住我这,我也帮你查查怎么回去,怎么样?”



蓝桥闻言,心说这是碰上好人了,大为感动,“谢谢兄弟!蓝桥无以为报……”



“不不不你帮我收拾收拾屋子作为回报吧,”叶修让蓝桥看周围乱糟糟的屋子,一本正经道:“你看,好乱。”




“……”有点不爽是怎么回事?



不爽归不爽,人家收留自己还帮自己忙,做个家务什么的,蓝桥相信自己只要一教就能会,他当初刚入蓝雨门下,也做过写打杂的事情,多少有些经验,蓝桥束起头发,跟着叶修转一遍现代的智能机器如何使用后,像模像样地打扫起来,开始有些不熟,但很快就用的比叶修还顺溜。



“嗯嗯嗯,看不出来蓝桥你还有当保姆的天分。”



“保姆?”



“没什么,对了,你在这里,就不要使用蓝桥的名字了。”



蓝桥皱眉,“为什么?”



叶修认真回道:“我刚才帮你察时,发现有人在追查你,他们大范围搜索名叫蓝桥的人,你如果继续使用这个名字,可能不安全,你改个名字,就叫蓝河吧。”



蓝桥,不,蓝河表示没意见,这名还挺好听,于是点头同意了


后来他还问过叶修这个名字的意义,那人耸耸肩笑道:我当初带你回家的时候,在路边看到一款奶粉的广告……所以哥就地取材,怎么样,不错吧。



蓝河:……



蓝河还能说什么呢?唯有献上点点点。


tbc


下明天发,晚安!